• 订阅RSS Feed
浏览 "行业新闻"

国内钢材已经跌至白菜价

12月 22, 2014   //   by lzgb   //   行业新闻  //  0 评论

中国的钢材市场一直都不是什么热门的市场,随着钢材的一再跌价,跌,又跌,还在跌!进入2014年,钢材价格下跌态势依旧稳固。上半年,重点统计钢企的钢材销售结算价格降至3212元/吨,相当于每斤1.6元,与超市白菜价格相差无几;8月末,钢铁协会钢材综合价格指数已跌至90.63点,为2003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无论从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判断,还是就钢铁业供需关系进行考量,低价微利、产能过剩、需求不旺都已成为钢铁业必须面对的常态。但如何应对,政府和企业仍在苦觅出路。

钢价为啥低?

市场需求疲软、产量居高不下,供需严重失衡

价格怎么样,关键看供需。

今年前8个月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去年下降3.8个百分点,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10.5%,电气机械、汽车等钢铁下游行业同样增速回落……宏观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,对钢铁等原材料行业的产品需求难免下降。

需求萎靡,供应仍旺。今年1—7月,我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2.7%,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4.4个百分点,表明压减产能等举措已现实效。然而前7个月我国4.81亿吨的粗钢产量,仍占据全球总量的半壁江山,比例为50.1%。

供需关系失衡的局面让众多钢企吞下微利的苦楚。根据中钢协统计,前7个月大中型钢企的利润总额为113.28亿元,其中主营业务利润为19.29亿元。虽说与去年亏损31.69亿元相比,已经实现扭亏为盈,但销售利润率依然只有0.54%,为工业行业中最低。

鉴于国内需求不足、市场低迷,钢铁企业普遍加大了出口力度。前7个月,出口钢材达4907万吨,同比增长36.9%,数量与增幅均创历史新高,且消化了近八成的钢铁产量增加量。不过,数字背后的现实难言轻松——由于企业无序竞争、以价换量,出口钢材均价仅为793美元/吨,同比下降9.1%,仅靠退税获得利润。

即使如此“微利”,也要拜上半年原燃材料价格下降所赐。目前,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现反弹,国产矿价格已接近成本水平,再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;煤炭价格也已连续两年大幅下降。

那么钢价何时才能企稳抬头?

“预计全年钢企盈利状况会好于去年,但整体盈利仍会在较低水平。”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在近日举办的钢铁技术经济论坛上介绍,针对经济下行压力,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微调措施,如加大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棚户区改造,政策效果将在下半年逐渐显现,预计今年全年钢铁的表现消费量会增长约3%,“后几个月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差,不用过于恐慌。”

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认为,今年全年粗钢产量将增加3%左右,“市场供大于求的矛盾短期内难以缓解,预计后期钢材价格只能低位波动,难以大幅提高。”

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徐匡迪的答案则直截了当,“世界经济复苏缓慢,中国转型进入常态,钢价还没探到底。”

企业咋自救?

主动压减产量、推动技术创新,加快“走出去”

今年我国钢铁业严控新增产能,前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4.2%。然而,即便在如此严控之下,6月份我国粗钢平均日产量竟达230.98万吨,创出历史新高。

产量居高不下的背后是积重难返的过剩产能。2003年—2012年的10年间,我国粗钢产能激增5亿吨,使当前的产能存量超过10亿多吨,一个唐山市的产能比整个欧洲还高。去年,全国粗钢产能利用率为74.3%,已连续3年低于警戒线。即便是高端钢材,近年来也呈现过剩趋势。徐匡迪举例,像取向硅钢这样在2012年每吨能卖3.5万元的优质钢材,如今每吨才卖1.5万元。

“产能利用率是按照设计产能测算,如考虑技术进步、配套条件的改善等因素,实际产能远远超过设计能力。”李新创表示,困境之中,还有很多企业受非市场因素制约在勉强维持生产,“以市场化角度,当前利用率应在更低水平。”据估算,目前我国钢铁工业过剩总规模逾2亿吨,相当于日美总规模,约涉及投资7000亿元、员工40万人。

化解过剩产能,行业才有出路。今年5月,工信部提出2014年淘汰炼铁能力1900万吨、炼钢能力2870万吨的目标。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严、银行对信贷系统的收紧,已有一部分环保有欠账、资金周转不畅、负债较高、亏损严重的钢铁企业面临着被淘汰或被关停的命运。

化解过剩产能势必意味着部分企业将被淘汰。对钢企来说,寻机遇、谋自救才是关键。

技术创新是重新获得发展空间的重要手段。中钢协会长、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认为,目前钢铁业面临的困境一是资源和环境的紧约束,二是结构失衡,三是产能过剩,这三大问题都可以归结为技术创新能力不足。在他看来,钢铁业即将迎来技术创新的黄金时代,“首先是依靠技术创新拓展钢铁材料新的应用领域,获得新的市场空间;其次是依靠科技创新解决钢铁生产过程中的高消耗、高排放。”

这样的思路已被不少大中型钢铁企业付诸实践。武钢开发经济炼钢技术,通过工艺改进,充分利用上炉末期炉渣,降低转炉熔剂消耗,2013年一季度就降低成本近3619万元。首钢实现了高档汽车板的应用和出口,同时完成了0.27毫米和0.3毫米取向硅钢全系列产品的研发,依托新技术新产品,上半年首钢京唐公司实现扭亏为盈。

调整产业和投资方向也是自救之道。3年前,江苏沙钢就开始从单一的钢铁生产拓展形成资源能源、延伸加工、物流贸易等多元板块。今年前7个月,沙钢实现营业收入1398亿元、利润17.96亿元,同比增长28.8%和12.6%。

加快“走出去”同样是条出路。9月初,河北钢铁在南非投资建设的500万吨钢铁项目正式启动,这也是迄今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全流程钢铁项目。徐乐江认为,虽然我国钢企走出去“直接把发达国家的钢铁业再洗一次牌不容易”,但在非洲、东南亚等地区发展中国家,仍有很多机会。

未来会怎样?

加速兼并重组,提高行业集中度

“在竞争中被淘汰的钢铁企业退出市场将成为新的常态。”徐乐江预计,未来5年到10年,钢铁工业版图将发生巨大变化,“各省钢铁工业的旗帜,有的可能倒下,有的可能病倒。”

鞍钢集团总经理张晓刚也表示,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,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充分发挥,在价格下滑、部分企业严重亏损的巨大压力下,我国钢铁行业将出现新一轮兼并重组。

通过重组整合,优化配置分散产能,让落后产能退出市场,可以推动优势企业做强做优,主导全行业变强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欧洲各国曾设想通过政府的管制和补贴政策来化解产能过剩,但效果不佳,直至80年代后以市场化为基础的兼并重组才解决问题。

对眼下的中国钢铁来说,兼并重组既是必需,也是必然。一方面,行业集中度过低,重组有需求:去年底,前十家企业的市场集中度为32.4%,前四家企业的集中度则在21%左右,而日本前四家集中度是78%,美国是67%;另一方面,钢企盈利能力分化,部分企业亏损严重,兼并重组的时间窗口已经开启:2013年,亏损前十的企业亏损额占比达到96.7%。

兼并重组看上去很美,做起来却不易。“一群羊赶到一起,会成为一群羊,还是成为一只狼?”对于兼并重组的未来,不少人持有谨慎态度。

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司长冯飞也承认,钢铁业兼并重组难度大于其他行业。究其原因,一是钢铁产业的重资产特征;二是虽然起步较早、但成功案例不多,业界有担心;三是目前公平竞争环境尚未建立起来,几千万吨违法生产、质量低劣的地条钢还在蚕食市场份额;四是业内国企比例较高,且改革尚不到位。

徐乐江对此有着真切的体会:重组后企业之间的产品结构、企业人员,管理都差很远;如果兼并民营企业,还会涉及工资总额受到限制的问题。

政策环境正在好转。今年3月,工信部公布了《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指导意见》,从税收、金融、土地、人员等方面明确了具体举措。冯飞表示,现在推动钢铁业兼并重组,不是搞“拉郎配”,甚至没有提要形成多少家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,而是要把基于市场的环境创造好。“一段时期以来,钢铁行业的重组整合主要靠政府主导,这是由特定历史发展阶段所决定的。”张晓刚相信,今后,钢铁行业将迎来一个更加开放、公平、有序的市场环境,行业的重组整合也会更加遵循市场规律。

我国钢材市场能否走出寒冬重振旗鼓

12月 22, 2014   //   by lzgb   //   行业新闻  //  0 评论

在这寒冷的季节里,钢材市场走到了今年的年底,钢材市场在经历了“金九不金,银十不银”的萧条时期后,目前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在这仅剩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在整体钢市依然疲软的大背景下,钢材市场能否走出寒冬?下面笔者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简要分析:

宏观方面,尽管中国10月汇丰制造业PMI回升至50.4,但中国10月官方制造业PMI却意外下滑至50.8,创5月以来新低,显示出制造业扩张缓慢,经济下行压力仍存。不过从宏观经济状况来看,最坏的时代或已过去,只是终端需求仍旧薄弱,短期内不会出现明显好转,故而钢市目前的局势恐难改观。

钢厂方面,宝钢、武钢及河钢等一线主导钢厂11月份出厂价均和上月持平,这也和目前止跌企稳的钢市行情相吻和,而这些风向标钢厂新价的出台,将会成为其他小型钢厂新价政策调整的航标,这使得钢价成本支撑力度增强,提振市场信心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虽大钢厂出厂价保持平稳,但是进入冬季用钢淡季,下游需求不佳,可能又会降低下游贸易商的采购热情,钢厂为去库存,价格坚挺压力增大,后期行情仍不容乐观。

需求方面,2014年1-9月份,全国造船完工量2606万载重吨,同比下降14.9%;新承接船舶订单量5249万载重吨,同比增长37.9%,增幅较1-8月份提升2.1%。截至9月底,手持船舶订单量15471万载重吨,同比增加35.7%,比2013年底手持订单增加18.1%。船企新承接订单以及手持订单同比明显增长,但目前船企普遍经营困难,船舶完工量下降。此外,四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指数预计为101.60点,较第三季度下降2.17点,航运市场仍存较大下行风险。在航运业没有复苏之前,造船业难有较大起色,后期船板等需求回升难度较大。再加上房贷放松的正面效应需要时日才能显现,钢材下游需求难现放量景象。

综合来看,从过去的两个月的旺季行情来看,钢材价格依旧不断探底,反弹行情昙花一现。不过根据以上几个方面的分析,再结合目前钢材市场现有的行情,钢价恐难承压反弹,仍将处于弱势盘整的态势,走出寒冬的希望又将化为泡影。

从月度看,近两、三月钢价可谓是“跌宕起伏”,但10月中下旬在一系列利好因素共振下,部分品种出现一波小反弹,下跌动能有阶段性衰竭,那么,初冬伊始,钢价是否有机会延伸向好呢?下文笔者略作分析:

缓解内涝,钢厂检修增多

在经历前几个月钢价大幅下行,需求令人失望之后,11月国内钢厂检修或减产力度加大,钢厂产量也在小幅下降。数据显示,10月上旬和中旬重点企业粗钢日均产量分别为180.3万吨和176.29万吨,环比分别增长0.96%和下降2.25%,产量总体呈小幅下降态势。不仅如此,多地也出现资源规格不齐的状况。而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华北地区钢厂在11月上半月生产受到明显抑制。后续市场整体资源供应压力将不会明显加大(如表1)。

分流途径藏隐忧,脱困之路成效小

由于产能过剩,内销不旺,出口成为今年重要的分流途径。然而现下钢材出口前景现隐忧,国外针对我国出口钢材产品进行的反倾销举措增多,后期出口量将受到影响。据统计,最近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,针对我国钢材发起的反倾销调查已有8起。而关于内需方面,北方地区已供暖进入冬季,户外施工项目也将自北向南陆续受到影响,届时建筑钢材难逃下跌命运。此外,数据显示,今年1-9月份,全国造船完工量同比下降14.9%;家电销售量同比回落4.5个百分点;内燃机累计完成销量4523.24万台,同比下降2.20%,可见其他下游行业也是不乐观。

宏观喜忧掺半,商家应理性建仓

近期宏观政策面释放出偏暖信号,例如央行定向宽松,房贷政策放开,发改委密集批复铁路基建投资项目,但信贷风险担忧也在加剧,而且银行对于产能过剩产业贷款依然相当谨慎。另外,随着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政策,很可能促使国际资本回流,美元上涨,对整体大宗商品价走势将形成打压。而四季度按照惯例流通资金偏紧,那么在冬储论尚无定调的情况下,不管是代理商还是散户,理应将轻仓作为主思路。

综上所述,在目前库存处于近年来最低点、北方钢厂限产、钢材出口转嫁的情况下,11月上旬部分品种受规格不全影响,有上扬机会,但在整体大宗商品看空弥漫的大背景下,钢贸商应理性对待,而中下旬面临钢厂新政、资金紧张等压力,应防止钢价反抽回调。

页面:«1234567...83»